“总诀”与“要言”(二)

        “学道几人知道味,谋生底物是生涯。庄周枕上非真蝶,乐广杯中亦假蛇。身后功名半张纸,夜来鼓吹一池蛙。梦间说梦重重梦,家外忘家处处家。”——元·刘从益《题闲闲公梦归诗》        一句“走为先”,前人三个字,道出的重点,可惜,又被今人想当然的去断章取义的理解。        此时此地,即“当下”,我们说什么做什么,一定是有前题的。您要买车,好啊,有钱吗?钱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