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物回忆“我的两位老师” (李文章)

回忆“我的两位老师” (李文章)

张永春张永春时间2021-06-18 15:22:31分类人物浏览2906
导读:(站立者前排左起:贺普仁、张晋臣、李文章、李子鸣、周尊佛、王荣堂、王立元) 在我的习武生涯中,有幸先后拜过两位老师。 第一位是原北京市武协八卦掌研究会常委、著名武术家张晋臣先生。张老是尹氏八卦...

0.jpg

(站立者前排左起:贺普仁、张晋臣、李文章、李子鸣、周尊佛、王荣堂、王立元)

        在我的习武生涯中,有幸先后拜过两位老师。

        第一位是原北京市武协八卦掌研究会常委、著名武术家张晋臣先生。张老是尹氏八卦掌传人曹钟升的弟子,生于1900年阴历五月三十日辰时,1983年6月27日在京逝世。

        另一位老师是程氏八卦掌以散手闻名全国的王荣堂先生。王老生于1913年阴历十二月初五,北京东郊东阳宫龙道村人。自幼习摔跤,19岁后练形意拳、六合拳和炮捶,还从吴鉴泉先生学吴氏太极,后到程廷华的弟子杨明山老师处学程式八卦掌。王老师一生研究技击手法,以打、拿、摔、顺、化为主,融太极、形意、八卦、摔跤为一体,武术界人称“四合一”。

        我的这两位老师都是身怀绝技的武术大师,说起我向二位老师学习八卦掌的经历,许多情景至今历历在目。

        我在1944年学过几个月的长拳,1945年学徒时学过三皇炮捶,解放后又学过杨氏太极,但都没有拜师。后来在练功时,遇到了张晋臣老师的弟子邹丙坤先生,他介绍我去张师家学习八卦掌。张老师一见到我就很喜欢,老师人很随和,对我说:“叫老师也成,叫伯父也成,你就来学吧”。当时我向张老师叩了一头,就算是拜师了。这样,我就成了张老师的正式弟子。

        学了数年以后,我单位一位练八卦掌的同事是周尊佛老师的弟子,他对我说王荣堂老师功夫好,人也好,是练程式的,并答应把我引荐给王老师。我当时对八卦掌的源流不大了解,经常想尹、程两位前辈都是董师的高徒,同为一师所授,为什么两种掌法有很大的区别呢?因此也很想学一学程式八卦,研究一下两派的功法。见到王老师后,他知道我正在学习尹氏八卦掌,就对我说,学习程式可以,但不要忘了尹氏。接着又给我讲了讲尹氏八卦的使用方法,教了一式程氏单换掌。

        当我把如何与王荣堂老师结识的经过告诉张老师时,心里多少有些不安。大家都知道,武林中门派之见有时是很厉害的,何况此时,张、王两位老师并不相识,张老师会不会因此而不高兴呢?谁知张老师知道我想深入研究八卦掌的想法后很高兴,同意我学习程式八卦。这样,我每星期两次去张老师处学习尹式,其他时间学习程式,王老师教得极认真,一学就是三年,虽然在这段时间里,我并未正式拜王老师为师。

        后来,有人向我建议,应该正式拜王老为师了。可王荣堂老师说:“你已经给张老正式拜师入了门,我不能收你,不能为了一个徒弟让我们老一辈闹不团结。咱们之间可以半师半友,你还可以来学。”确实,对于习武之人来说,拜师学艺,尊敬师长是一件很重要的大事。怎么办呢?我选了一个日子,跟邹师兄一起去,见到张老师,把前后之事说了一遍。张老师说:“这些事情我都知道,你应当拜师”。经过张老师同意,1970年,我正式拜王荣堂先生为师入了门。至此,我就同时有两位正式的老师了。

        两位老师都认真教我,因此我的功夫进步很快,同时由于这段缘由,两位老武术家由原来不相识而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两位老师不但互相之间没有门户之见,而且鼓励我向其他前辈老师学习,比如,周尊佛老师教过我八卦手法与理论,贺普仁老师教过我八卦手法等等,两位老师从没有为此不高兴,或是不让我去学别人的技艺。而我每当从哪位前辈那里学了什么,都如实向两位老师说明,两位老师总是一一点拨,帮助我理解消化。两位老师始终关注热心于八卦掌事业,八卦掌研究会成立后,两位老师年事已高,就都叫我协助李子鸣老师开展工作。

        1983年4月26日我收徒时,两位老师都参加了收徒仪式。同来的还有八卦掌研究会已故会长李子鸣老师、程式的周尊佛老师、尹式的贺普仁老师等诸位老先生,由周尊佛老师主持仪式,大家都很团结,都很高兴,并摄影留念。

        一晃十一年过去了,拜师会上的祥和亲近的气氛,至今使我神往不已。诸位老师崇高的武德、宽阔的胸襟,始终激励着我,教育着我。同时,联想起目前武林界时有发生的门派之见,意气用事,不由得慨叹万端,遂有感而发,成此短文。

        ——李文章先生(1931年8月-1998年8月)生前任北京市武协八卦掌研究会副会长。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图文,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李文章张晋臣周尊佛王荣堂
访八卦掌名家诸葛家葆先生(张全亮) 纪念北京著名武术家许繁曾先生诞辰100周年寄语

未登录用户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