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记录八卦掌关外旧闻(张方)

八卦掌关外旧闻(张方)

张永春张永春时间2009-02-17 21:52:01分类记录浏览3460
导读: 1883年,为八卦掌宗师董海川立的“董先生墓志铭”中有“光绪九年春二月立石,铁岭贵荣撰,沈阳清山书”的字样,铁岭和沈阳都是关外名城,碑上所载不知是不是今天辽宁省的沈阳和铁岭,望有关专家考证一下。“碑阴铭文”中的弟子名录里也有“清山”之名,如果清...

47460108ta918a622c9fe&690.jpg

        1883年,为八卦掌宗师董海川立的“董先生墓志铭”中有“光绪九年春二月立石,铁岭贵荣撰,沈阳清山书”的字样,铁岭和沈阳都是关外名城,碑上所载不知是不是今天辽宁省的沈阳和铁岭,望有关专家考证一下。“碑阴铭文”中的弟子名录里也有“清山”之名,如果清山等人真是关东人,那说明八卦掌在初传时就遍及大江南北和关内关外了。

        我十几岁在北京城的公园里转悠时,就听老前辈们说: “奉天可是八卦掌的老窝儿。那个时候就知道了李光普、宫宝田等前辈的大名和那些传得神乎其神的故事。但我一直都怀疑那些故事的真实性:就那么几个动作,转来转去能练出功夫吗?”其实,从董公首传八卦掌至今不过一百多年,真正单纯靠练八卦掌而称雄武林者也寥寥无几。据八卦掌名家郭古民先生著《郭氏锦囊》一书中载:“董先师之教人,不以拳脚演示,纯以口授,非至近弟子万难学拟。”而董公的碑文中也有“请艺者,自通显以至工贾与达官等几千人,各授一艺”。看来董公的授徒方式,确与众不同,只将练功的窍要和法则口授后,弟子们能不能练成,就靠自身的悟性和用功程度了,因此传授者虽众,而成功者鲜寡。而据说惟一得到董公手把手身传口授者,只程廷华一人耳!从笔者目前掌握的资料看,最早挟八卦掌绝技出关并传播于东北地区者,也正是程廷华的著名弟子李文彪(字光普)先生。

        一、问掌只须三分劲

        十多年前,我拜访过文趟子戳脚门传人胡星五,老先生跟我提过李光普的弟子英师久当年练功的事儿。据胡先生回忆,英先生曾问李光普师,自己的功夫练到什么时候才能“差不多”,李先生指着小河沿门前青石柱马桩上的石猴说: “你什么时候能把它打下来,也就差不多了。英先生于是围着栓马桩转起了单换掌,一年后真就一掌把石猴打了下来!我问胡老先生,李光普前辈的功夫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胡老先生告诉我,李光普随意伸出一只手,没人能推动半分,与人动手只能用三分劲,再多出一分劲,就会要人命。

        李光普原本直隶(河北)人士,清末民初, “东海渔翁”徐世昌任东北三省的总督,徐世昌是程廷华的故交,因此聘请李光普为奉天探访局局长(相当于现在的公安局局长),另有一说是经李存义推荐。 1907年,李光普率师弟程有功(字湘亭)及好友霸州李、劈挂神手李宝荣等高手到奉天探访局走马上任。程廷华先生的另一位弟子孙禄堂因有一定的文化底蕴,而被徐世昌聘为幕僚。   

  李光普先生客奉期间,与当地武林人士多有切磋交流。太清官有一挂单道士名李风久者精拳剑,自称没遇过对手,李光普与之搭手问掌稍一发劲,就将其打得跌倒吐血。李光普在奉天传有众多弟子,但弟子们都不知道李先生的功夫是怎么练出来的。有一次英师久和骆兴武想偷看李光普练功,李先生一发觉就披衣停练了。李光普传下来了练习掌力的功法,名曰“打颤板”,取厚松木板一块埋于树下或墙根前,以八卦掌法击之,日久功夫自深。据前辈们讲:李光普的掌心凸起皆因“打颤板”练成。而“打颤板”的功法也被沈阳武林界的众多门派借鉴。   

  李光普的弟子中有几位后来都成 名于武林,如杨汝霖先生原本是马维棋的小门生, “煤马”遇害后再拜杨健侯为师学习太极拳,后遇李光普,经比武不敌李先生,才又拜师重学八卦掌。因此,杨汝霖先生传下来的八卦掌中自然含有“煤马”的风轮掌法。杨先生武学渊博,自幼精通少林拳和螳蜘拳,他的再传弟子郝明志先生教过我一套螳螂门的“五步鹰爪力”,我上手一练,感觉确是好功法。杨汝霖先生的弟子中以刘德魁、徐国栋等先生在沈阳武林界享有盛名。当年刘德魁先生与天津纪学忠先生比武,一直被传为佳话。杨汝霖先生在沈阳地区的传人甚多,连我的太极拳老师刘常春先生年轻时也跟杨先生学过一套鸡形掌,而杨汝霖先生在北京等地也有传人。   

  在李光普的弟子中,以英师久先生的功夫最探,英先生出生于清朝宦官家庭,父亲是蒙古贵族,家传少林拳。英师久先生在师从李光普的同时,还跟程有功(湘亭)和郝恩光先生学习八卦掌、形意拳。郝海鹏先生是耿继善的弟子,曾以形意拳绝学扬威东洋。英师久先生原本脊骨上有宿疾,程有功先生告诉他:八卦掌可以转形换质,只要你的功夫下到了,毛病自然会好。英师久按程先生传的功法,真就把脊骨上的肿块练下去了。英先生的传人不多,著名者有陈明洁和康国福先生,陈明洁先生是山西祁县人,自幼得戴家心意拳真传,师承英师久先生之前已是武林界的成名人物了。在英先生的传人中,目前健在的只有康国福先生了,康先生曾传给我一些根基功夫,他还将英师久前辈传下来的掌法编套路,经常向我们这些晚辈演示。   

  李光普前辈在奉天期间,曾被吴俊生(吴大舌头)督军礼聘为卫队的教官,李前辈在督军府侍卫队里选择了几位天赋较好的卫士收为弟子,骆兴武先生即是那时开始修炼程派八卦掌的,艺成后定居北京,成为八卦掌的著名传人。

  有一件事我在此必须澄清,近有李金波先生出版了大作《形意拳真传图谱》,书中提到张长发(字祥斋)先生(李金波的业师)是程廷华先生的弟子,且写到: “张先生曾任东北军武术总教官,并收张作霖之子张学良为徒。同期,在张作霖大帐中以技折服骆兴武,并收门下。”此说法纯属信口雌黄,有悖史实。笔者不才,蒙刘师敬儒先生列入门墙,是骆兴武先师的祷传弟子,敬儒先生从来未提过骆师爷的授业恩师除了李光普和郝海鹏之外,还有一位号称什么“铁罗汉”的张长发先生。至于张长发“曾任东北军武术总教官,并收张学良为徒”之说,笔者自幼生长在沈阳,十几岁习武,与已故的一些武林前辈多有交往,从没听说过奉天武林界还有一位什么“铁罗汉”,更没听说过张学良正式拜过哪位武林高手为师,张学良学习武术的事是有,但这位少帅从没下功夫真练过,各位可以查一查有关张学良的各种史料。什么“在张作霜大帐中以技折服骆兴武”,更是不贴边的事,骆兴武不过是吴俊生督军府卫队里的一名卫士,有什么资格能进入到张作霖的大账里,更没有资格格与“东北军武术总教官”比武了。目前,一些没品味的武术爱好者,总喜欢编造点前辈的身份地位和英雄事迹来抬高自己,但李金波先生既然是名家传人,又是八十多岁一把年纪的人了,真不应该说出这么没边儿的话。

  二、名家荟萃奉天城

  与李光普一起来奉天探访局的程有功先生是程廷华的亲侄子,自幼在程廷华的眼镜铺里当学徒,是得程廷华传授最多的弟子,功夫不在李光普之下,每次随李光普缉贼时都说:“师哥,我来!”不管对方是否持刀拿枪枪,程有功都是赤手空拳,手到擒来,大盗惯匪闻风丧胆。据敬儒师傅和康国功先生说,程有功先生是手托数十斤铁棍转掌,下势很低,练完功后两眼发红。“九·一八”事变后,曾保吴俊生的后人避难于天津租界,后回北京居住。程有功先生晚年患中风偏瘫症(早年用功过度所致),欲回夫人老家旅顺养病,先生想送点盘缠给师叔饯行,有功先生不收,说:“兴武,我伸出一掌,你能问动半分,我就收你的钱。”骆先生尽全力也没能推动湘亭先生的单掌。程有功在沈阳的传人甚多,著名者有英师久先生等。宫宝田先生是第—位将尹派八卦掌传人奉天的名师,宫先生曾在清官里做过带刀侍卫,至于是否当过东北军的武术总教官则无从考证。有一个“宫宝田躲张作霖三枪”的故事传播甚广,其实那是演义,真实可信的传闻是,张作霖问宫先生:武功能否制服持枪者?宫先生说:二十步之内,我不会让他拔出枪来。张作霖请宫先生与其侍卫队长一试,官先生走出二十步后,张作霖一挥手,侍卫队长开始拔枪,可就在这一瞬间,宫先生已飞身到了侍卫队长的身前,擒住了他拔枪的手腕。宫宝田先生在沈阳武林界的人缘甚好,尤其与“大枪胡老奉”交往过密,当年胡奉三创编“文趟子戳脚拳谱”时,宫先生就没少帮着谋篇润笔。宫宝田在烟台等地也有传人。

  李存义的弟子傅长荣(字剑秋)在沟帮子、北镇、闾山授过八卦掌和形意拳,李存义的另一位弟子唐维禄锦州也有传人,天津国术馆的薛颠和张春生都先后到东北传艺。二十世纪初的三十多年时间里,八卦掌的各派传人都先后来到沈阳谋生授拳,董海川的八卦大弟子中的宋长荣先生也有传人赵彦荣和赵锡亭二位先生在丹东传授宋派八卦掌,后来宋长荣先生的再传弟子魏剑锋先生又将宋派八卦带到了沈阳。二十世纪五十年代,郝为真宗师的入室弟子阎志高先生来沈阳传艺。阎先生不仅是太极拳的嫡系传人,同时也是形意拳和八卦掌的名家。有人说阎先生的八卦掌是学自大枪刘德宽,也有人说阎先生是周祥的传人。阎志高先师传下的八卦门器械有双头蛇,八卦指路刀、二十四跑刀、三义刀和七星杆等。

  三、根深叶茂花自红

  目前,沈阳传承的八卦掌还基本保留着原始风格,在小河沿我练功场子里,有杨汝霖先生的再传弟子郝明志先生。郝先生每天早晨都要转掌两个多小时,走出的趟泥步要在地上清晰地画出完整的阴阳鱼才会停下来。郝明志先生会的掌法很少,也从不演练八卦掌套路。原始的八卦掌是以走圈为主、掌法为辅。在沈阳的很多公园里,你都能看到练八卦掌者在树周围转圈走出来的痕迹。有一年.我在中山公园里练戳脚,看到墙角有一位老年妇女在转圈,走的很慢,等那位老人走了以后,我过去一看,那圈深达数寸,地上的土被搓得如同面粉。每年的冬天,沈阳都会下几场大雪,公园里的雪化了又冻,冻了又化,会结成很厚的冰,但练家们仍旧会在冰上趟出能看见泥土的八卦圈。沈阳的八卦掌传人不尚花哨,不计掌法的多少,效仿前辈们的精神,不求闻达,默默地耗功。那些离开沈阳的传人们,更是以弘扬八卦掌武学为己任。骆兴武先生定居北京后,致力于传播程派八卦掌,可谓桃李满天下,培养出了刘敬儒、马友清等当代武术家。其中,敬儒先生更是培养出了戈春燕、张宏梅、壮辉、付春梅等一批全国冠军,敬儒先生为程派八卦掌的系统化、标准化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近二十年来,人们在电视传媒上能够欣赏到的八卦掌,大多数都是敬儒先生和他的弟子们的精彩表演,敬儒先生是教师出身,极善教学,教拳时注重程序和规范,自身的八卦掌功夫也很深。敬儒先生手把手地教我八大掌时,我并没有感觉到他的功夫如何与从不同。可他独自练功时,一个“白蛇伏草”如秋叶飘落,那种轻柔,没有几十年的功夫是绝对练不出来的。

  我陆陆续续练了好多年八卦掌,但有一段时间,我却一直把它做为练习心意拳和太极拳的辅助功法。虽然与英师久一系和杨汝霖一系都有师承上的渊源,可下得功夫却不够。拜刘敬儒先生为师后,才有意识地审视以往修炼八卦掌的经验和教训,并且认识到作为八卦掌的嫡系传人,有义务为整理八卦的拳学理论和史料尽点微薄之力,因此才写了这篇短文,为后人留点资料。

        原文出处:《精武》2003年第11期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图文,受版权保护!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八卦掌李文彪李光普骆兴武傅长荣程有功刘敬儒
八卦掌何时叫过“磨门”? 答友人问(六) 关于“蛇形掌”、“三穿掌”

未登录用户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